You known I love you so, 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叶邱】红绿灯

  • 邱非小队长生日快乐啊,送个叶修给你~

  • @罂利 ,太太送篇叶邱文给你~一直以来卖安利辛苦了,一直在默默地看着觉得太太真不容易啊~太太卖的叶邱安利非常有爱~开心地吃下去了~


    九月的杭州多是阴天,天气在乌云和细雨中变幻,气温却是高热,人泡在潮湿的汗水和雨水里,等着太阳。

    邱非挂着耳机抱着一大袋子东西从超市回来,队友们跟说好的一样,一帮哄地叫他出去代购。

    邱非站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下,等着马路对面的红灯变为绿灯。他抬头,看着飘摇的细雨和灰暗的阴云,想起很久之前也有过类似的场景,那时有人在他身边。

    “小邱,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前辈?”

    那时他还叫叶秋,撑着一把粉红色充满少女气场的伞,一看便是从苏沐橙前辈那里借来的。细长的指尖夹着一支明灭的烟,阴雨迷雾间,唯一清晰的光源。

    “帮大家买零食,前辈,吸烟不好。”邱非打着伞认真地对叶秋说。

    叶秋满不在乎地弹了弹烟,叼着烟对邱非笑:“就这一根。”

    邱非不赞同,但是也没办法,皱着眉看着叶秋抽完了这根烟,然后叶秋伸手,帮他分走了一半购物袋。

    “前辈?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你是小孩子,长身体就别拿那么多东西了。”叶秋摆摆手,迈开脚步踩着乳白色的斑马线往前走,邱非没办法,拎着另一半跟着他过马路。

    刹车声带回了邱非的记忆,眼前的红灯已经变为了绿灯,邱非摇摇头,抱着一大堆食物往回走。

     

    最开始只是感兴趣,小孩子,尤其是小男孩子,总是会被同伴介绍一些具有刺激性与挑战性的游戏,并且乐此不疲。

    邱非也不例外,初次被同伴带进荣耀以后,被已经玩过荣耀的战斗法师碾压。

    邱非不甘心,他想做最好的那一个。

    于是一个流光烁金的夏日清晨,邱非敲开了嘉世训练营的大门,他从一开始就喜欢战斗法师这个职业,而这里有最好的战斗法师,那时叶秋带领嘉世创建了三连冠的嘉世王朝,正值辉煌。

    一个少年决定在嘉世挥洒他的青春和汗水,踏踏实实地走下他在荣耀的每一步。

    然后,那个在荣耀圈里无人不知的大神落了地,整天叼着烟在嘉世里面晃,他注意到了邱非,几乎每天都到训练营给邱非打指导赛。

    然后他会站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下跟邱非聊天,在细雨迷蒙中回头对邱非说:“走吧。”

    曾经邱非认为这就是一切,他就那样稳稳地站在自己身前,那是自己执着努力的目标,那是自己努力追赶想要与之并肩的人。

     

    然而一夜之间,一切都变了。

    甚至没有给邱非缓冲与接受的时间。

    20多分钟指导赛以后,邱非跑去兴欣网吧,他想要找那个曾经构筑了他的信仰并且挺起了整个嘉世的前辈问一问。

    “到底为什么?”

    那是深秋临冬,依旧是雨天,然而那天是倾盆大雨。

    然而邱非没有找到人,他自己一个人撑着雨伞回来,站在嘉世大门前的马路对面等着绿灯。

    没有前辈了。

    那是那么清晰冰凉的感觉,从邱非的心脏游走到指尖,邱非好像明白了,从此这条路,他只能一个人过。

    荣耀这条路,也是。

     

    抱着一大堆零食走回嘉世的时候,却被短讯说让他去餐厅。

    邱非莫名其妙地抱着零食到餐厅去,一进门就被铺天盖地的彩带糊了一脸。

    “队长,生日快乐!”队友们异口同声的欢呼。

    “谢,谢谢。”邱非愣愣地说。

    “队长,队长快吹蜡烛啊。”闻理开心地把邱非推到蛋糕前,邱非被队友们簇拥到餐厅中央的大蛋糕前,然后在众人欣喜期盼的眼神下许愿吹蜡烛。

    “邱非”夏仲天微笑地站在蛋糕的另一侧看着邱非,“我想说,那年我留下你和嘉世,是我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感谢你,为嘉世所做的一切。”

    邱非触动地看着夏仲天,强忍住内心翻涌的情绪,然后他握紧拳头,伸手对着队友和夏仲天,“嘉世,加油!”

    十数只拳头碰在了一起,“嘉世,加油!”

    那是还余残夏的初秋,少年们的梦想坚定而盛大,一往无前而无所畏惧,有一个少年将他的梦想和人生在这里落地生根,无论这里还是不是最好的,在他心中都是一样。

     

    叶修在上林苑的一楼客厅里转悠,一根烟又一根烟,抽个没完,简直成了空气污染源。

    带完国家队的叶修以“辛苦”为由跟冯宪君请了个带薪休假,正好回来给兴欣做做指导。

    陈果看他的样子,特别像嘉世挑战赛的时候,叶修叼着烟在上林苑转圈,像是有猫挠他似的,转的人眼晕,终是自己提出“看看?”,然后叶修终于安静了。

    当时邱非对着镜头简简单单说了五个字:“我们回来了!”

    叶修将手里的烟长长地呼出来,眼睛静静地盯着屏幕上的战斗格式。

     

    于是陈果下楼踹了踹叶修:“行了,去吧。”

    “去哪?”叶修明知故问,架子端得四平八稳。

    陈果一脸‘你自己都知道还用我提醒你’的表情,叶修弹了弹烟灰,挥了挥手表示‘哥大度遂你的愿’的表情出了门,陈果对着他的背影咬牙切齿。

     

    叶修打了伞出了门,在蒙蒙细雨间往石大路的方向走,过马路等红绿灯的时候,他想起那时候的邱非,瘦长的身板,拎着那么多东西还打着伞,表情一直那个样子,荣辱不惊眼神坚韧,对自己抽烟满脸的不认同,眉头微皱的时候像个小大人。

    叶修被自己的回忆逗笑了。

     

    几乎所有的生日宴会的蛋糕都是用来糊人抹脸的,这是常识。

    邱非作为寿星被糊得最多,一大帮职业选手,也不喝酒,硬是把雪碧摇出了香槟的效果,夏仲天义正言辞地表示,氛围还是要有的。

    这是什么氛围啊?!

    饶是邱非心里也不禁吐起了槽,被追的左窜右跑的寿星决定找个安静的地方,于是他出来透透气。

    “哟!”

    刚刚走出大门的邱非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不相信地抬头看,叶修正撑着伞站在嘉世门口笑着看着他。

    “前辈?”身体先于意识,邱非往叶修身边跑,“你怎么来了?”

    邱非收了伞,叶修笑着把自己的伞往那边送了送。

    “不是你生日吗?”

    邱非受宠若惊地点了点头,抬起头呆呆地看着他,眼神干净清澈。

    叶修终于忍不住又笑了,“生日快乐,邱非。”

     

    邱非抬头看着叶修的脸,细雨将一切都打湿了,晕黄的路灯洒下氤氲的光圈,将叶修拢在里面。

    他忍不住说,“那我可以要生日礼物吗?前辈。”

    “当然可以,你想要什么?”

    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叶修的唇上,那是颤抖的碰触又远离,邱非看着他,眼神粼粼有光,神情坚定深情。

    “我想要这个。”少年说。

    叶修也笑了,将少年拥在自己怀里,依旧是记忆中的消瘦。

    “当然可以。”尾音被吞进唇齿间,变得暧昧不明。

    这是一个真正的吻,呼吸交错间,唇舌追逐纠缠,有清浅的水声和低吟。

    一吻结束,少年双颊绯红,轻轻颤抖地在他的怀里换气。

    叶修轻轻地亲了亲邱非的额头,“以后都可以。”

     

    这是九月的雨天,天空是阴云散落的宝石蓝,夜风将细雨吹起,整个城市如同朦胧的光团,叶修和邱非在路灯微雨下拥吻,他对他说:“以后都可以。”

    这是邱非收到过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评论(3)
热度(36)

© 洛洛挚爱威廉陈 | Powered by LOFTER